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

一纸婚牢诗酒年华小说

2020-08-08 05:48:43 cq-dongrui.cn

诗酒年华原创小说《》,主角分别是秦希月厉诤言,并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。在这里为您提供一纸婚牢诗酒年华小说阅读。秦希月一下楼,就看见李晓正在往餐桌上端菜。她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,厉诤言还没吃晚餐?

《一纸婚牢》精选:

秦希月一下楼,就看见李晓正在往餐桌上端菜。

她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,厉诤言还没吃晚餐?”

他要不赶紧吃完晚餐去卧室,她接下来怎么偷偷让李晓给她做饭呢?

李晓笑道:“嗯,没呢,哦,夫人,我忘记告诉你了,少爷中午的时候说了,以后让夫人你下来和他一起吃饭。”

啊?

秦希月心里是满满的震惊。

厉诤言会突然这么好心?

难道是他良心发现了?

觉得以前对自己实在是太差劲了?

秦希月一边帮忙端菜,一边接着问道:“你们少爷怎么了?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了?”

李晓道:“少爷的性子好像就是这样的,忽冷忽热的,但是啊,对夫人你真心好!”

“额额,你别贫嘴,你们家少爷不会是最近受什么刺激了吧?”秦希月追问道。

“夫人您?哎,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少爷呢!”李晓无奈。

“那个,夫人,你先坐,我去叫少爷吃饭!”

“好的,你去吧。”

秦希月自己抽了把椅子出来坐着。

心里觉得能够坐在餐桌旁正正常常的吃顿饭,还是挺开心的。

不一会儿,厉诤言就下楼了,自然的坐到了秦希月的对面。

秦希月只是抬眼看了他一下,又继续低头懊恼。

她要主动跟他开口说话吗?

说些什么好呢?

一时间,餐厅里安静的十分诡谲。

“那个,厉诤言,谢谢你。”沉寂半响,秦希月才鼓起勇气开口说道

“谢我什么?”厉诤言疑惑道。

秦希月无奈。

难道自己该回答说谢你以后让我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。

而是能光明正大的在餐厅里吃上一顿饭?

最后,她还是决定实话实说,“谢谢你能正常的让我在餐厅里吃一顿饭!”

见厉诤言的脸色因为她的话,而微微变了。

她赶紧圆场,“快点吃饭吧,我饿死了。”

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了厉诤言。

估计自己这顿得来不易的晚餐,就别想安安静静的吃下去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心情特别好,再加上李晓的菜烧得好吃。

秦希月的胃口也特别好,一连吃了三碗饭,才填饱了肚子。

而反观对面的厉诤言,一直细嚼慢咽,外加顺便观察秦希月。

看见她狼吞虎咽的吃相,不由震惊。

自己这几天是把这女人给饿坏了吗?

一顿晚餐的时间很快就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中结束了。

“我吃饱了,先回房间了。”秦希月把碗筷放下,起身准备离开。

“等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厉诤言忽然叫住了她。

“嗯,什么事?”秦希月眼底满是疑惑,只求厉诤言不要找她麻烦就行。

她今天真的很累,很想睡觉了……

“秦希月,我先把话挑明了说,虽然我现在不让你做那些粗活、累活了,但你也别以为自己以后就可以在我们厉家享福了,你是我妻子的身份,我还是不会承认的,虽然我不会管你的私生活,但请你自己也要安分一点,不要随便在外面勾搭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,丢我们厉家的脸。”厉诤言冷冷道。

只要一想起来那天她和顾文轩在一起笑得很开心的模样,厉诤言就忍不住的愤怒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……

“你放心吧,我也没指望你能承认我的身份,我之所以会跟你结婚的原因,想必之前我也跟你说的很清楚了,你明不明白那是你自己的事情,我呢,就只想安心过好自己的生活,至于你所说的招惹其他男人,呵呵,你以为我是你啊,随便一招手就有一大堆的女人围上来?”

秦希月也毫不示弱的冷冷回敬着厉诤言的讽刺。

这男人刚才是吃错药了吗?嘴巴那么毒?

不过,她就知道厉诤言突然叫住自己,自然是不会说出什么好话来。

“最好是这样!”厉诤言说完,就转身离开了,心底是掩藏不住的怒气。

回到自己房间的秦希月,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卸下不必要的防备和坚强,美美的睡上一觉。

手机里,是她和陆谦大学毕业时照片。

她喃喃着:“阿谦,我真的好累,明明已经在努力的忍耐,可是生活还是很难,每天在这个所谓的家里,忍受着厉诤言对我的冷嘲热讽,这样的生活,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,可是,再怎么难过,我也会坚持下去的,三年后,你等我逃离父亲的魔爪,来国外找你,等我,阿谦……”

……

而这厢,厉诤言的房间里。

看着电脑屏幕上要完成的工作,厉诤言却没了做下去的心思。

这几个月来和秦希月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她的笑容、她的眼泪、她的故作坚强,都在他脑海里一一浮现。

让他无力思考。

于是,一个抱着手机沉迷于过去的思念不可自拔,一个看着电脑思绪却早已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……

今晚,注定是个不眠之夜。

所以,当秦希月半夜被渴醒,出来找水喝的时候。

厉诤言的房间里灯依旧还是亮着的。

这么晚了还在工作?

秦希月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。

门是虚掩着的,依稀可见里面昏黄的灯光。

秦希月悄悄一瞥,却见厉诤言整个人趴在床上,已然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原来他的睡相竟也有这么不雅观的时候。

秦希月捂着嘴偷笑。

可最后还是于心不忍的轻轻推开了房门,把被子给他从头到尾盖上。

又把灯给他关了。

免得到时候他要是生病了,对自己来说也算是一个麻烦。

厉诤言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睡着。

只是由于工作太过于劳累,以及满脑子复杂的思绪,让他趴在床上不想动弹。

但是秦希月为他盖被子和关灯的举动,却让他有些意外。

他丝毫没有料到,在他那么狠心的对待她之后,她还能来关心自己。

他躺在被窝里,勾唇一笑。

很快,就沉沉睡去。

今晚,会是个好梦吧……

……

“好舒服啊……”清早,秦希月在床上用力的舒展了一下身子,用最好的精神迎接今天的阳光。

今天,是周一,厉诤言现在估计已经起床去上班了吧!

她终于可以在家里度过愉快的一天了。

关于德晟资讯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德晟资讯网 Copyright @2012-2021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